酒足饭饱,一觉好眠,醒来,神清气爽,他又搭伙做饭,蒸了五大笼热气腾腾的包子,煮了一锅粥,切了两斤干咸菜。

  以许易如今的修为,要弄好这一切,基本就是挥挥手的事儿,可荒魅看得实在是别扭,这绝对是整个南极宗最生活腐化的一个修士了,即便是算上全部的杂役。

  二十余斤热腾腾油汪汪的包子下肚,许易舒服地打了个饱嗝,感知放出,点验了一下七号苗圃,见无异状,他便准备去土润阁走一遭。

  他不可能就踏踏实实在此做这个执事,浪费几年时光,必须要钻营,要想着往上攀爬。

  随园这个点不错,据许易所知,南极宗六峰几乎每天都会派人过来收取是灵植,这就是机会。

  没成想,许易这边还没来得及出发,令牌有了动静,却是土润阁有召。当下,许易唤来贾钦,甄煌,要他二人小心留意,便腾身朝土润阁遁去。

  半盏茶后,许易在土润阁的一间雅室内,见到了总执事黄星,到一地,便守一地的规矩,许易态度端正地向黄星抱拳行礼。

  黄星说了些场面话,假模假式地问了下他近来负责的七号苗圃的情况,便听到外面有人喊,他让许易稍等片刻,便出门去了。

  “这是要出幺蛾子啊。”荒魅传意念道,他跟在许易身边久了,各种套路,便是看也看会了。

  果然,黄星才出去,一道身影行了进门,随即大门被封死,来人正是高成。

  “你,你想做什么,姓高的,我跟你无冤无仇,你何必穷追不舍。”许易做出了高成想要看到的反应。

  高成狞笑道,“无冤无仇?对,就是无冤无仇,老子就是要弄你,你能怎的?”大选当日,因为许易折腾出的神展开,让他丢了老大面子,尽管许易又遭遇了神转折,可他高某人的形象,被定格了,无可挽回。

  高成当然不会去想,这一切本来就是他自作自受,在他看来,钟如意这种废物就活该被踩着泥汤,怎么敢溅起泥点来恶心人。

  “你到底想干什么,这里是土润阁,容不得你胡作非为。”弄清高成的目的,对许易很重要。

  高成哂道,“如意兄,你抖什么,放心,我不会打你的。今天过来,就是想让你交些保护费,要不然,你看管的七号苗圃说不定就会弄出乱子,若是死上几株灵植,我只怕你连这个贱役的身份也维持不住,弄不好便得被赶出南极宗。到时候,你可就成了天大的笑话,我不信你还有脸再回潞国公府,那时,便是潞国公也要成为整个晋国的笑话了,哈哈……”

  “你,你……”许易指着高成,惊怒交集,说不出话来。

  高成道,“不过是些保护费,十枚玄黄丹,你当是出得起的,千万别觉得我的要价太高,我在这儿跟你开价,你脑子便是灌满了大粪,也当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?”

  高成自以为吃定了钟如意,他和钟如意相处时间不长,但自认为完全看透了钟如意的性格,这就是个没见过世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这个修士很危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西游之大娱乐家只为原作者想见江南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想见江南并收藏这个修士很危险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