春天的汴梁,几条河流在城中蜿蜒而过。gnshuwu.comhttps://马车不时经过桥梁,石板会下车,小心谨慎的拉着马缰和车辕。

  一路到了一家大宅子的外面,闻小种走到车边,低声道:“小娘子,这是信州防御使洪山家。”

  “我知道。”

  石板已经去交涉了,闻小种继续说道:“他家是真宗一朝起来的,在先帝时还风光过了一阵子,不过到嘉佑年时有些落寞。治平年依旧没起色。不过洪山善于交际,在汴梁还是很有些人脉,今日轻松即可,不必和洪家亲近太过。”

  边上若是有人在的话,一定会吃惊于闻小种对洪山一家子的熟悉。

  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  “小人昨日去打听了一下。”

  闻小种说的很平淡,可昨日的洪家却被他摸了个清楚。

  这样的护卫,放在汴梁能值多少钱?

  年薪没有五百贯,你想都别想。

  可闻小种在沈家的月薪却没那么多,这是福利丰厚。

  “小娘子,可以下车了。”

  洪家的一个妇人迎了出来,闻小种掀开车帘,随手把凳子放在地上。

  赵五五先踩着凳子下来,等到了果果时,她一手提着裙子,竟然就这么跳了下来。

  呃!

  那个妇人眼睛眨动着,心想这位小娘子竟然这般不矜持吗?

  但凡名门出来的小娘子,礼法是必须要精通的。比如说下马车,最好的姿态就是一手提着裙子,一手被侍女牵着,从容而优雅的下车。

  可果果竟然就这么蹦了下来,而且身形矫健的不像话。

  “小娘子英武。”

  闻小种毫不犹豫的赞美着,然后看了妇人一眼。

  妇人知道他的身份,不禁退后一步,然后笑道:“请小娘子跟着奴家来。”

  进去之后,从左边一直走,过了两道门,眼前豁然开朗。

  前方是一片空地,树木散落其间,还有一个大池子。后面更有小径通幽处,极目看去,树木成荫,不知道有多大。

  “这是我家的花园。”

  妇人回身,含笑看着果果。

  洪家发家有几代了,所谓三代看吃穿,洪山算是富二代,而沈家是沈安一手打拼出来的,属于富一代,洪家人自然有资格矜持一番。

  众人跟着她继续往前,顺着小径转了过去。

  转过一个假山之后,喧嚣突然而至。

  这是一片空地,左边是游廊,坐着十多个蒙着面纱的女子,而在右边的空地上摆放了一些榻和凳子,二十多个男子零零散散的坐着。

  “小娘子,面纱!”

  赵五五疾步上前,伸手把帷帽的面纱拉了下来。

  果果不大习惯这样,芋头却很好奇。

  “姑姑,好玩吗?”

  在孩子的世界里,这样很有趣,若是可以,他也想来一个。

  “不好玩。”

  果果伸手,芋头牵着她的袖子,跟着往游廊去了。

  作为一个小屁孩,他可以跟着去女眷那边厮混。

  女眷那边站起来两个人,却是王定儿和马潇潇。

  “果果!”

  二人笑吟吟的过来,把果果姑侄迎了进去。

  里面的都是少女,见果果进来,有人面带敌意,有人一脸好奇……但都起身行礼。

  “见过沈小娘子。”

  果果回礼,然后被王定儿和马潇潇带到了自己的那一边,加上芋头,四人坐在了一起。

  “芋头,你来做什么?”

  王定儿和芋头很熟,就拿他开玩笑。

  芋头板着脸道:“我来保护姑姑。”

  “哟!”马潇潇见他可爱,忍不住就捏了他的脸蛋一下,“芋头都知道保护姑姑了,那若是有人欺负你姑姑你要怎么办?”

  芋头昂首道:“爹爹说让我长大了给姑姑撑腰,谁敢欺负姑姑,我就打他!”

  从来娘家人都是女子最后的退路和体面,当娘家人冷漠以对时,女子实则就已经没了退路。

  周围的女子本来在窃窃私语,听到这话不禁艳羡不已。

  果果摸摸芋头的脑袋,笑道:“芋头最是孝顺了。”

  有这样的侄子,真的让人窝心。

  王定儿喜滋滋的道:“芋头,那你长大了可要考进士哦?”

  在女子的眼中,父兄做官最是有尊严,自己嫁出去也能挺直了腰杆子,不怕婆家的刁难。

  所以从来婚嫁都是门当户对,什么灰姑娘之类的童话有,但只是凤毛麟角。

  “不要!”芋头皱眉,苦大仇深的道:“爹爹说随便我。”

  “咦!”那边有个女子咦了一声,然后微笑道:“孩子撒谎可不大好。”

  这话有些冲,果果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我兄长说过,孩子的未来看他的喜好,看他的长处,若是不适合为官,却硬是要逼着他做官,那是害人害己。沈家的孩子只有一个规矩,那就是别害人。”

  众人默然。

  不害人看似要求很低,可仔细一想,沈安的家业庞大,以后两个孩子分家之后,依旧是富可敌国,这样的人家要求什么?

  做官?

  做官他们得有沈安的本事,否则会因为巨富而被坑。

  若是不做官……

  那可不就是别害人就好?

  这个果然是大智若愚的要求啊!

  有几个女人在点头。

  “沈郡公此言不差。”

  “是不差,孩子不害人,沈家又喜欢捐钱,这样的人家自然是有益于国,如此各自相安。”

  “沈龙图这般……若是旁人,早就子女一大群了。”

  一个女子看着眉眼含羞,还偷偷的瞥了果果一眼。

  “果果别理她。”马潇潇没好气的道:“这是想进你家呢!”

  果果皱皱鼻子,“哥哥才看不上她这等人呢!”

  沈安若是想找女人,随便什么绝色都不是问题。至于说什么要看女方的背景……除去公主之外,谁的背景在他这里都不管用。

  “开始了!”

  这时洪山出现了。

  “诸位贤达,诸位小娘子今日光临寒舍,洪某不胜欢喜。”

  洪山看着很是和气,有些富家翁的模样。但你若是真把这等人当做是富家翁,那你就大错特错了。

  “今日春光明媚,洪某准备了些好酒好菜,以待嘉宾。”

  洪山拍拍手,仆役和仆妇分成两边开始上酒菜。

  “竟然说是诗会,那自然得有个题目。”洪山笑吟吟的道:“当今官家继位以来,大宋蒸蒸日上,西北和北方稳如泰山,三司岁有结余,这便是盛世景象,诸位,今日便以盛世为题,如何?”

  那边的男子起身拱手,“遵命。”

  洪山笑呵呵的去那边坐在了中间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北宋大丈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西游之大娱乐家只为原作者迪巴拉爵士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迪巴拉爵士并收藏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