臻牧枭一向懒得对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解释,他并非是要踢开那桂花糕,这是因为桂花糕混着泥土,脏得厉害,没法再吃了,他只能踢了,可面对男孩茫然无措的脸,又张嘴解释不了什么,只能离开。https://

  可是在离开以后,他有偷偷吩咐过佣人,让他再被一份桂花糕送过去,最后再发生什么他都忘记了,也懒得去想,难道当时还有其他他不知道的变动吗?

  “原来如此。”傅森屿音调稀松平常,最终像是叹谓的吁了一口气,“那真是可惜了你的心意,不过你那时候高高在上,当然不会想到,你给一个私生子备桂花糕,那些佣人根本不会送过来,随口答应了以后就不了了之了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臻牧枭垂眸,“是,我当时没考虑那么多。”

  “天骄之子,一向只有别人巴结你阿谀奉承的份,你考虑不到也是正常的事情,你要是考虑得到了,反而我还会觉得奇怪呢。”傅森屿眼眸嘴角噙着冷笑,“不像是我,从活下来以后我就跟野狗抢食,哪怕现在,我喜欢的东西还是要跟别人抢,才能拿得到。”

  臻牧枭听出来他话里的意思,抬头黑眸凝视着他,“你要是想用什么直接说出来就是,也许别人根本就没有把你想要的东西放在心上,等你一句话,那人就会给你。”

  “不不不——”傅森屿摆手,“这样就没意思了。东西,当然是要从别人嘴边抢出来的才够香,别人巴不得要的,我才喜欢,哪怕我牺牲了全部,也要让那个人,不、得、安、生。”

  臻牧枭手握着的杯子杯水溅了出来,他一言不发,就在这个时候,有个人冒着大雨跑了进来,急匆匆的贴着傅森屿耳边说话。

  傅森屿闻言,眸底加深,猛地起身,只是还没有等迈开一步,一个茶杯就朝自己身边飞了过来。

  傅森屿用扇子挡住,坐了回去,那杯子应声落地,掉落在地上,碎成半块半块。

  傅森屿仰头想要望天,可是屋檐密布,哪里来的天?

  而威国早已经大雨倾盆,不过才晌午时分,乌云遮得雾蒙蒙,黑得见不得人影。

  “看来你这一次回来真的是准备充分,你连我什么时候来到这里都算计得一清二楚吧?”傅森屿阴冷一笑,握着的扇柄发力,手中的扇子瞬间十分猛烈,直冲向正位那人。

  臻牧枭手一伸,躲开四个,唯一一个捏在手上只是微微发力就断成了两半掉在地上。

  周围的人/大气都不敢出,傅森屿脸也黑了。

  再这样继续争斗下去也无济于事,他寒惩伐心血被毁,自己也并不是改造人,与臻牧枭根本没有再继续打下去可能。

  他笑容发冷,带着不甘和恨意:“臻牧枭,我承认这一次是我输了,不过你也没有赢我多少,你只是幸运在有一个女人顶在你的前面。”

  臻牧枭被说成靠女人的小白脸,也没有半点恼怒,反而还带着轻微的笑意,点了点头说:“确实,如果不是她的话,这事情也不会结束的那么简单。”

  “……”

  傅森屿说这句话可不是为了让臻牧枭点头,称赞他一句不差,就是如此。

  傅森屿深吸了一口气,“你赢了,我会主动退出竞争继承者的位置,我先恭喜你了,我还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

  让傅森屿亲眼见证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,只是这一瞬间就消耗殆尽,本就有些无法忍耐,再继续待下去,他感觉自己都要窒息了,起身就要离开。

  “慢着。”就在这个时候,臻牧枭突然先一步起身,“你留下,我走。”

  傅森屿瞳孔一缩:“什么意思?”

  “没什么意思,我只是决定放弃这继承之位,回景城过自己的生活。”臻牧枭一脸冰冷,“反正你从来都比我有野心,如果是你继承这个位置的话,一定可以比我做得更好,而我只想要好好和家人生活。”

  傅森屿被惊得无法言语,因为在他的印象当中,应该会有人选择放弃继承臻家位置,臻家的位置,几乎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温初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西游之大娱乐家只为原作者温芷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温芷晴并收藏温初安最新章节